Batsy

【NYSM/TSN/CM】乌鸦魔术师(4)(可能要坑,慎入)

姜撞奶不是奶:


(1)    (2)+(3)

 

    让一个魔术师参与到专业的案件侦破行动当中去是什么感觉?

    Eduardo再一次走进办公室之后挑了一个离魔术师最远的位置坐下,Daniel也理都没有理他。魔术师手里拿着一份文件,一边浏览一边玩着他对面的椅子。那椅子只有一条腿接触着地面,并以此为轴心旋转着。昨天那一场意外给两人带来的不光是尴尬,还有各种意义上迁怒性质的相看两厌。魔术——当然是某种哗众取宠的东西。Eduardo狠狠地把笔帽拔开,如是想。

    他内心其实也清楚自己不愿意、厌恶面对Daniel的原因。魔术师像是他的一个败笔,一个因他无理取闹而导致的错误,一个他进到FBI以来因为焦虑感犯下的巨大过失。虽然他的组员们并没有这么在意这个——他们理所当然地发现了他的心理存在问题。对于他们来说,不去侧写自己的组员很难,他们只是不会说出来,保持足够的尊重并且予以他足够的信任。

    可他担负不起。

    或许他根本就不适合参与到这次案件中来,Eduardo绝望地想,他有太多做得不对的地方。他焦虑而急于证明自己,贸然地先入为主。不止是这样……他或许根本就不应该加入FBI,做一名BAU探员。他不行,他跟他的组员们比起来差远了。FBI居然让他通过了面试,估计是面试官手抖把这个一点都不合格的家伙放进来了。

    突然一阵风声从他的耳侧掠过,随即是侧脸一疼。就在Eduardo被惊得叫了一声“Jesus”站起来的同时,行政主管的声音响起,带有警告性质的,“Atlas。”

    Eduardo发现攻击自己的是一枚扑克牌,冲着罪魁祸首怒目而视。魔术师抖抖自己手中的文件,“你们平时的工作效率就这样?一个走神的FBI探员?你们的嫌犯愿意等他?”

    “走开,”Eduardo对他说,声音冷涩而生硬,“这儿的一切都不关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记得你的主管所说的话,baby boy,你就不会说出‘不关你的事’这样的话。”Daniel嘴角啜着令人觉得他不坏好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还好行政主管及时地拯救了这一切。“Atlas,我同意你加入并不是为了让你侮辱我的同事,”Hotch冷冷地、充满公式化意味地说,Daniel终于收敛了一点,“希望你尊重Saverin探员,或者你可以选择走出这个房间。”行政主管接着将头转向了Eduardo,只叫了他的名字,“Saverin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Eduardo一声不吭地坐下,重新拿起自己面前的文件。

    屋子里除了J.Daniel Atlas谁都不是第一次看这些纸张,甚至依靠这些他们已经做出了一次完整的侧写。他们要找的是一名二十岁出头的白人,男性,身高170左右,自大,追求刺激感。他长相普通(而不是良好),放在人群中是不打眼的那一个类型。他有表现欲,性功能方面有障碍,对女性有报复心理。他会变一点小戏法,正职的薪水比较低。他的童年生活遭受到来自母亲的暴力,并且表现出来残害小动物的倾向。他通常会用一个小魔术迷惑女性,提出共度一夜的申请,然后被他选择的嫌犯就会对女性进行强奸,最后凶手会杀死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杀害一个嫌犯?”JJ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人比死人更能保守秘密呢?他还不满足,他不希望被人停止,他要继续。”Morgan回答,“他杀害嫌犯的手法很直白,目的也很明确,说明他对男性的态度是很漠然的,并没有表现出倾向性。”

    Sun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”J.Daniel Atlas举手,“我不知道这个描述和我的形象哪里像了,至少长得普通和性功能障碍那两点就不符合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理会他。Eduardo犹豫地开口,“我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全组人看向他。Eduardo瑟缩了一下,他已经失误了一次,他害怕说出他的看法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全组人的判断。Hotch知道他在担心些什么,“继续,”行政主管带有一定的命令口吻说道,“我们每个人都有判断能力。”

    Eduardo幅度很小地摇着头,然后觉得不对,又换成了点头。他有些紧张地道,“如果、如果一个人性功能有障碍,他会很坦然地说出来吗?”他小心地环顾了一下四周,观察着其他人的表情,唯独掠过了J.Daniel Atlas,“不会。但是他毫不忌讳让我们发现,并且在现场留下信息。他让嫌犯进行性侵害的行为能否直接判断为他性功能有障碍?”

    “我理解的更像是一种怪癖,他只能从这种观感中获得性快感,跟他的人生经历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让我想起Gideon,打破常规。”Reid评价道。Eduardo知道Gideon,那是一名非常出色且经验丰富的心理侧写师,除了他和Sun,组里的其他人都与他共事过。Reid接着道,“虽然这种行为模式非常特殊也很少见,但也不是没有先例。在过去五十年内曾经有两起这样的案子,两个凶手都是性无能。你说得对,他们远没有如此坦然。同样的情况可以观察投弹犯以及纵火犯,两者的性格中都有典型的懦弱的的成分,并且他们之中百分之三十七点四六并不是出于政治、宗教或者私仇因素,在这之中又有百分之七十以上存在性功能障碍,毫无疑问,他们都对此难以启齿。”

    Dr.Reid用大篇幅的数据论证Eduardo判断的正确性,以此向屋子里的某些人立场鲜明地表态。博士不加掩饰的行为稍稍安慰了一下Eduardo,他冲着博士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他犯案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”Hotch接过了Reid的话头,“一开始能看出明显的报复性,像是一种暴力的回馈。但是接下来,他迷恋上了这种掌控、这种施暴的感觉,以及暴力本身。他企图像对待艺术一样对待这种行为,但是他的审美和能力还达不到,这让他有些不伦不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最早的受害者一定不是第一个受害的人,”Sun突然说道,“她可能是第一个这个模式的受害者,但是在此之前,这个凶手一定还杀过别的人。记得吗,第一次总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他们从目前已知的凶手行为中分析出一切可能存在的信息,因为没有当地警方支持,很多事情的处理上他们没有那么方便。毕竟FBI是联邦警察,BAU接受地方警察的求助,但是来到之后才被当面拒绝是次数不多的。当天的工作结束后Eduardo决定去附近喝一杯,在他走出办公室时Morgan追了出来,“Kid,”他道,大步迈到Eduardo一旁。黑人探员比他要高上那么一点点,他稍微抬抬头就能正视对方的脸。但是他没有这么干,他低着头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太赞同Hotch的做法,让外人参与我们的案子,不过他同意一定有他的原因。”年长的探员说道,“对了,我有没有跟你讲过,我曾经在ATF*工作,后来加入了BAU。我加入的时候Gideon还在,后来他不辞而别,Rossi顶替了他的位置。你知道他们吧?”

    Eduardo点头,目光落在下方自己脚尖靠前一点的位置,“知道,BAU元老级的人物。”

    Morgan点头,“是的,所以跟他们工作压力非常大,但是也压力很小,这是不矛盾的。你永远能感觉到你跟他们的巨大差距,十几二十年,无数桩案子,你好像永远也追不上他们。另一方面,他们这些资深侧写师总能挑大梁,承担更多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放轻松,做你自己,OK?不要有压力。”黑人探员说道,“我们还在这里,还能给你们承担一定的东西。等到我们像Gideon和Rossi那样离开的时候,你们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。”

    Morgan有力的手压在他肩上,温暖通过纤维纺织而成的衣物分毫毕现地传达到他的热感小体,通过他的大脑切切实实地反映出来。“谢谢,”他只能这么说,胡乱地点着头。黑人探员有些担忧地看了他一眼,转身回到办公室。

—TBC—

……一放假,不想看书,不想刷剧,不想码字。这几天可能会掉落一篇试阅,小美人鱼AU什么的。之所以说是可能,是因为我发现我在文章末说到的脑洞最后多半都不会写但是这个AU我撸了点大纲……迟来的国庆节快乐!